首页 体育世界正文

父亲 土地 老马(散文)

说起父亲,我情感的闸门瞬时就被打开,一股热流瞬间涌满了我的眼眶。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我的父亲,想起九转逆神了父亲深爱过的那片土地和对他不离不弃、陪伴他走过五年春秋岁月的那匹老马。

那匹马是农村开始实行土地联产承包制时,父亲在生产队抓阄抓回来的,它枣红色、体格健硕,干起活来从不惜力,自打它进卡尼鄂拉蜂入我们家后,父亲一直视它如命,家里人也把它当做十分重要的一员。它是我们家拖行负重、犁地耕作的唯一辅助劳力。

我们那属于丘陵地带,村子东西两边是可供水浇的田地,北边方向是沟壑纵横的荒沟坡崖,往南则是玉带一般曼妙漂流的汾河。生活在这里的农民父辈们世代以耕田种地为主要营生,脑子活泛的,都会在种田之崔克敏余做点副业,最不济也会做些小买卖来贴补家用。我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一生与土地为伴,除了种田再没有别的本事。父亲不识字没有文化,他只知土里刨食韩庚姚星彤晒结婚证养家过日子,在六七十年代那个生产力极度低下的农耕时代,他拉过犁、踩过水车、扛过木料,那时候的文丹妮他年轻力壮,浑身有的是力气。

记忆中,每天天不亮,父亲便早早起了床。每次下地前,他都是先到马房把马喂饱,然后牵出心爱的枣红马,在院里一边给马梳理鬃毛一边自言自语地对着马说:“老伙计,今天又得辛苦你啦!”而马也好像能听懂父亲的话似的用点头和嘶鸣来回应自己的主人。月亮还挂在天上陈昌涛,奥迪q8,荣威550,星星还布满天际,父亲就牵着马、肩扛着禾把犁掀下了地;挨到晌午,父亲在和马儿拖着一身疲惫回了家;吃过午饭休息个把时辰,他又会牵着马儿再次下地。一年四季,岁月轮回,这样贫穷艰难的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一成不变地在我们家演绎着。父亲对土地的热爱甚至达到了疯狂、痴迷和忘我的境界,一旦他扎身田地,饭点过了一两个时辰都想不起回来。每到这时候,母亲就会安排我到地里去唤回父亲。我清楚地记得,每次当我顺哈希米娅着沟里的羊肠小路奔向自家的那二亩薄地时,眼里所看到的父亲不是在挥掀给地里施肥,就是挥汗如雨地掌着犁杖,响鞭声声吆喝着心爱的马儿在田地里纵横驰骋,耕耘播种。

马是父亲打瞎眼蒙理土地的最佳帮手。每次下地回来,父亲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马饮水喂料,做完这些事,他才肯进屋吃饭。吃完饭后,他会第一时间再次走进马房,为马填料,给马梳毛,这一切做毕,他就会搬把小板凳坐在马房门口,一边抽着纸卷的旱烟,一边无限惬意地用充满爱意与满足的眼神静静的欣赏着自己的马。他视马为生命,对其钟爱程度甚至于超过了我们。那时的父亲才五十来岁,岁月的戕伐和长年累月的苦撑劳作,使他不幸患上了严重的哮喘病,这病一到冬天就容易犯。记得有一年冬天,拴在房屋后面的马不小心挣火蓝刀锋之海龙王脱了缰绳跑了,海派医药有限公司正在地里干活的父亲知道后,急火攻心,哮喘病马上就犯了。我们兄弟三个分头行动,找马的找马,请医生的请医生,整整折腾到后半夜才把马从沟里找回来,看到自己的爱马安然无恙失而复得,父亲立时老泪纵横,他强撑着病体来到马房,抚摸着马身,抱着爱马的头久进攻战进军柏林久都不舍得松手……

那一渝新汇年正月,父亲和哥哥要到河津老窑头煤矿给家里拉煤。早上天还没亮,母亲就做好了饭,父亲和哥哥吃过饭后,套好马车带上妈妈烙好的锅盔馍就出发了。从我们村到老窑头煤矿近四十多里山路,要翻两座大山才能过去。后来父亲向我讲起了这段翻山的险情,他说,从我们村一直到山根底下的西磑口,基本都是坦途,但翻山时路就开始艰难起来,且越往上越凶险。因担心马车有失,父亲在前面紧紧牵着马的缰绳,哥哥在后面扶着车帮,两个人一路小心翼翼地不敢有丝毫大意,他们就这样在山路上折腾了四五个小时,才到了目的地。煤装好回来的路上,也是险象环生,坑坑洼洼的道路两旁是深不见底的山沟,为谨慎起见,父亲在前面牵着马把握方向,哥哥在后面推着车防止后溜,遇到到危险的路段他们就分外小心,碰上拉煤的大车,担心马儿受惊,他们老远就开始避让。就这样,父亲和哥哥吆喝着我们家的枣红马翻山越岭,走走停停,一路艰辛地拼命往家赶,回到家里时已是后半夜了。

我那时候很小,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二哥结婚需要钱,该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家里实在想不出其它来钱的门路,无奈之下,父亲便和母亲商量,决定把马给卖了。卖马的那天晚上,父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他坐在炕头守着家里的煤油灯一边咳嗽一边使劲的抽着旱烟,后来实在睡不着,就索性披衣走进了马房,守着自己心爱的枣红马过了一夜。就在这一夜,父亲经历了他人生之中最痛苦、最煎熬、最无奈的内心挣扎,他舍不得离开这匹跟他朝夕相处、相依为命的马,更不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因为钱的困扰耽误了娶媳妇。就在这种苦痛、矛盾和纠结的挣扎中,父亲陪着他心爱的枣红马度过了那个漫漫长夜。

卖马那天,我正趴在家里的土炕桌上写老师布置的作业。透过玻璃窗,我看见父亲把马从马房里牵出来时,佝偻着的腰身更弯了,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他拿出毛梳,一遍又一遍地给马梳理着鬃毛和毛发,任由那一行行热泪在脸上肆意的流淌,而老马此刻就像通人性似的眼里也满是浊泪。突然,父亲伸出双臂钟绍荣紧紧地保住了马的脖子哽咽着说:“老伙计,对不住了,下辈子就让我来做马,你来做人,以偿还欠你的这份情债吧!”亲眼目睹x69这揪心的一幕,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小桌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那匹马最终还是被父亲牵到集市上给卖了。当他把卖马的750元钱悉数交到母亲手里时,苦笑着说:“这下咱娃娶媳妇总算有钱了。”父亲说这话时,我就在他旁边,能够清楚地邵东明看感受到他的那份难过与不舍,能够省人民医院眼科王丽娅清楚地看到溢满他眼眶的泪水……

父亲、土地与马,是相互的陪伴与衬托。马是勇敢的象征,是勤劳的典范,是农耕文明曹格的老婆时期生产力的标志。它像我们脚下的黄土地一样朴实,默默无语中为主人拉车、拉磨、拉犁。而我的父亲,就像一匹不知疲倦的马,为我们这个家,无怨无悔地拉车驾辕,风雨无阻,关键的时候,甚至不惜拼上自己的老命;在父亲心里,家就是他的根,子女们就是他的天,土地、庄稼和马就是他的命;他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了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家,最大的欣慰就是有了我们这些可以传承他精神和衣钵的子女后韩暮雨代,最大的满足就是手挥响鞭吆喝着心爱的枣红马驰骋于天地之间。父亲一生辛苦,一世与贫穷为伴,他很平凡,也很普通,但在我的心里,父亲、土地、那匹枣红色的老马,就像夕阳下那一轮火红火红的太阳一样,已经深深地定格于我人生的记忆深处……

稿件管理:野狼

审稿:唐腊枚

简评:父亲是个勤劳朴实的农民,一辈子深沉地爱着他脚下的黄土地,爱着陪他默默无闻辛苦劳作的伙伴——枣红马,忍痛卖马似乎预示着传统农耕时代的结束,而父亲、马、土地,作为传统农耕文明的鲜明符号,象一帧壮丽而厚重的历史画卷,定格在了一代人的记忆深处。

作者简介:杨永敏,男,1966年8月出生,喜爱文学、摄影。曾先后在北京军区51131部队政治部、北京军沙海潘子区后勤五分部289医村欲院政治处服役,发表过500余篇新闻、摄影、散文等作品,多次获得新闻报道先进个人并荣立三等功一次。现供职于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投稿、咨询,请添加中国乡村公众收稿微信:zxm549750302

投稿邮箱:zxm789654@126.com

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